四川甘孜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四川甘孜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重走天路看变迁)四川甘孜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中新网甘孜7月22日电 题:四川甘孜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记者 王鹏 刘忠俊

“二呀么二郎山,哪怕你高万丈,解放军铁打的汉,下决心坚如钢,誓把公路修到那西藏……”7月中旬,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70多岁的曲艺人汤怀明又唱起《歌唱二郎山》,这首雄浑激荡的歌曲,将人们的思绪带回了70多年前。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经甘孜向西藏挺进,开启了和平解放西藏、完成民主改革的征程,也为甘孜带来了第一条公路——川藏公路。这条从成都通往拉萨的国道,绵延数千公里,自此成为穿越横断山脉和青藏高原的交通要道。

“那时,甘孜只有土石路和羊肠小道。”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脚下,德格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高杨兵告诉记者,十八军将士进藏时,用钢钎铁锤等最原始的工具,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尤其在修建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雀儿山路段时,平均每公里便有7名战士牺牲。

“驻地海拔5000米高度,睡觉地方斜坡30度,水的沸点只有70摄氏度。”高杨兵用几个数字讲述十八军将士修筑川藏公路雀儿山路段时的艰苦。而2017年9月,在四川交通建设者5年多的艰辛努力下,雀儿山隧道建成通车,10多分钟就能穿越天险雀儿山,川藏公路进一步“缩短”。

甘孜州交通运输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如今该州包括高速公路、国省干线、乡村公路在内的公路网总里程已超3.4万公里,位居四川省第一。其中2018年底建成通车的雅叶高速公路雅康段,标志着高原“天路”进入“高速时代”,甘孜也接入了全国高速路网。

7月中旬,记者途经泸定县,穿越了大渡河上的雅叶高速公路雅康段标志性工程——泸定大渡河大桥。鲜红的大桥像一条哈达飞跨峡谷,与两岸青山一齐倒映在河谷碧波上,十分壮观和显眼。

四川省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陶齐宇透露,这座被誉为“川藏第一桥”的悬索桥,全长1411米,主桥长1100米,总投资超10亿元人民币,是目前中国涉藏地区规模最大的桥梁。

陶齐宇说,为攻克高烈度地震区混凝土桥塔设计的世界级技术难题,他们在桥塔上创新设计了波形钢腹板组合横梁;为克服大渡河峡谷复杂的风场环境,他们还将当地缩尺地形模型搬进风洞实验室,采用上下稳定板保证大桥的抗风性能。

通车几年来,高速公路惠泽大渡河两岸,泸定县泸桥镇咱里村村民王春全对此感受很深。“以前交通不方便,到成都要七八个小时,高速公路通车后,从家门口上高速,到成都时间缩短了一半。”他说,因高速公路通车,村里的蔬菜销售更广,种植规模也进一步扩大。

70多年前,十八军将士不但修建了川康公路,更是在海拔3500多米的甘孜县城修建了一座碎石跑道的高原机场。如今的机场旧址附近,密密麻麻的窑洞群掩映在雪山之下,那是将士们当年的栖身之所。而这个遗址,也被不少人看作甘孜人“飞机梦”的起点。

甘孜“天路”的巨变,同样体现在民用航空的飞速发展上。2008年10月,康定机场通航,标志着甘孜州有了第一个民用机场。2013年9月,海拔4411米的稻城亚丁机场通航,这也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2019年9月,甘孜格萨尔机场通航,最偏远的甘孜州从此成为四川省唯一拥有三座民用机场的市(州)。

数据显示,甘孜三座民用机场近3年来平均年吞吐量约30万人次,航线通达成都、重庆、杭州、广州、西安、拉萨、珠海、厦门、泸州等多个省内外城市。

“甘孜的‘天路’巨变仍在继续。”甘孜州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待途经甘孜的川藏铁路建成通车后,甘孜通达四海的“铁公机”“天路”,将补上最后一块拼图。(完)

�甘孜人“飞机梦”的起点。

  甘孜“天路”的巨变,同样体现在民用航空的飞速发展上。2008年10月,康定机场通航,标志着甘孜州有了第一个民用机场。2013年9月,海拔4411米的稻城亚丁机场通航,这也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2019年9月,甘孜格萨尔机场通航,最偏远的甘孜州从此成为四川省唯一拥有三座民用机场的市(州)。

康定机场一架航班降落。 刘忠俊 摄

  数据显示,甘孜三座民用机场近3年来平均年吞吐量约30万人次,航线通达成都、重庆、杭州、广州、西安、拉萨、珠海、厦门、泸州等多个省内外城市。

  “甘孜的‘天路’巨变仍在继续。”甘孜州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待途经甘孜的川藏铁路建成通车后,甘孜通达四海的“铁公机”“天路”,将补上最后一块拼图。(完)

【编辑:姜雨薇】

.jpg” title=”四川甘孜交通巨变 高原“天路”通达四海”>

  康定机场一架航班降落。 刘忠俊 摄

  数据显示,甘孜三座民用机场近3年来平均年吞吐量约30万人次,航线通达成都、重庆、杭州、广州、西安、拉萨、珠海、厦门、泸州等多个省内外城市。

  “甘孜的‘天路’巨变仍在继续。”甘孜州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待途经甘孜的川藏铁路建成通车后,甘孜通达四海的“铁公机”“天路”,将补上最后一块拼图。(完)

[ 责编:袁晴 ]